香如故

作者: 查作文   |  900字   2016-12-31
篇一:香如故

  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我便是最爱这一句,时常吟在嘴边,吟着吟着,便吟出些味道,“香如故”,它果真能够“香如故”吗?

  我是幸运的。偌大的院子里,竟有一棵梅树的存在。不过,她的美分外忧伤,高大的围墙阻断了她远眺的目光,一身傲骨的梅,到哪儿去了?我仿佛眼前又看见了陆游对着眼前的一棵梅树,低低的吟着。

  我是忧伤的。这棵梅树是爷爷从南方移植过来的。几十年的北方生活,却还是个念旧的主儿。举手投足之间,多的,是北方梅花的一种秀气与干涩,可与她呆久了,竟也发现一股优雅与大气。如果说北方的秀气,南方的优雅,是各有所长,那将这两种合在一起,难道,就不配进入那瑶池吗?人们心中的梅树,恐怕难以与眼前的这棵树相比,树枝丛生的犹如灌木,树枝纤长而纤细,那杂乱无章的树枝,想必,就有如她那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心境吧!

  我是羞涩的。今年的梅树尚只开了一些花骨朵儿,没有多少开花的。就算是花骨朵儿,也是一道风景。淡黄色的花骨朵儿,鼓鼓的,便就是一个个熟透的小南瓜了,只不过颜色好象略微淡些。花骨朵儿,更是一份美丽的希望,就凭这上面无与伦比的花纹,便是世间上所有工匠也做不到的吧。一个又一个的小南瓜,躲在这一丛又一丛中,一转身,就看见十几个,又一转身,又看见十几个。转着身,仰着头,一个一个的精灵从眼前飞过,似是万家灯火,又如点点星光。开了花的,就又是另一道风景了。花骨朵儿也会承受不住如此多的希冀,涨破了。一份美丽,一份希望,一份幽香,由此诞生。淡黄的花蕾,层层婉转,每一片花瓣,都闪耀着高洁的光芒,绽放着傲骨的美丽,真是再清雅不过了。“花气袭人”,用在梅花身上,也绝不过份。梅花的香,是不用于别的花的。一股股似有非有,若有若无的幽香沁入你的鼻翼。她可从不让你满足,当你正拼命吮吸着这股“幽似兰草,静如荷仙”的气息时,却突然消失不见,正当你拼命寻它却不得之际,吊足胃口的她,又软下心来,一股幽香,又重新沁入你的心脾,一股清爽飘逸油然而生。

  春冬之际,正是万物一片死寂之际。天气依旧充满冷意,我爱管这时候唤作“第五季节”。梅花已然凋谢,轻轻拾起一片,香气依旧扑鼻,我突然明白,今天,不就是“香如故”的日子吗?


篇二:士兵突击

  清晨,我走出营地,冷冷的风吹得我瑟瑟发抖。虽然还没到冬天,但早晚的温差还是特别大的。我走向了不远处的树林,实在是太安静了,连鸟叫都没有,真是静的出奇。不对劲,怎么会这样?按照平时,这里应该有猴子,今天怎么不见一只猴子?我开始意识到要出事了,我连忙跑向营地。叫醒了那帮老战友们。“嘿!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早叫醒我们?发生什么事了?“豺狼”?”戴维边揉着眼睛边说道。我说:“这里不安全,附近没有一声鸟叫,周围太安静了,大地一片的死寂,很可能敌军的侦察小队已经摸了上来,我们快撤吧!”法兰克说:“那还不快走?再晚就来不及了!快收拾东西,汤姆,你的信息非常有价值,我们欠你一次。”“那里”我笑着说道。

  兄弟们都收拾好了东西,我们准备出发了。前往B点重新部署,干掉敌军的侦察小队。我们静悄悄的赶往了B点。“这里是林野草密集,便于我们埋伏也便于他们防守,这是一把双刃剑。”“野狼”说道。我说:“暂时也只能这样了,再说丛林战是我们的强项,记住,我们是狼牙,我们的名字是敌人起的。”我们首先占据了B点的小山丘,大尾巴狼在那里埋伏着,他是狙击手希望他关键时候不要出岔子,我们是同生共死的兄弟,我也不希望他出岔子。”“A组在B点靠右的松树林里埋伏,负责吸引敌人火力,注意伪装;B组在B点靠左的芦苇丛里埋伏,负责打击敌人中部,使用麻雀战法,消耗敌人弹药;狙击小组在B点的小丘上狙击敌人,负责局杀敌人的重武器来源,和狙杀掉敌方的狙击手,注意隐蔽,如果有必要,可以自行转换狙击阵地。都听清楚了吗?”“听清楚了”大家紧紧地抱着嘴里默默的说着“同生共死”

  战斗打响了,A组先开的枪他们把敌人的火力吸引到了右方,而B组趁机从左方向后包抄,给敌人来了个前后夹击,由于敌军的重武器兵已被狙击手狙杀敌人没有了重武器,没有的大火力自然攻击力下降。AB组前后夹击最后浮獳敌军二十人,获得了大量装备,在被俘的敌军中有一个大校,他说:我杰克历经过多少生生死死,如今却见到了你这样好的指挥官兼士兵作战,我真是自叹不如啊。”

  “战争嘛就是要动脑子,不动脑子怎么打仗?”我说道。后来,我又把他们都放了。后来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中国的一个地方,在哪里我们又和敌人打了个痛痛快快的仗,但具体怎样,还要等下一集再介绍。

湖北宜昌秭归县实验小学六年级:颜鸿武


篇三:栀子花开

  栀子花又开始了灿烂的一季。墙角边,庭院前,阳台上,楼道口,到处可以看到粉嫩粉嫩,像蝴蝶一样微微舒展着双翼的淡白色的花瓣。她们努力地向上探了探头,缓缓张开襁褓一样的外衣,一点一点悄悄地绽放。幽幽的馨香向整个楼道口弥漫开来。

  花开得越灿烂,悲伤越蔓延。

  看着楼道口的栀子花,我想起了你——一个有着栀子花的白皙、栀子花的芳香、栀子花的气质的女孩。你如栀子花一样漂亮!

 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初中毕业典礼上,你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,站在舞台上自弹自唱孙燕姿的《遇见》:“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,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……”只是那么一眼,我便记住了你,并在心里千遍万遍临模刻画着你那如同栀子花般娇艳的脸庞。

  青春的旋律,我是你最后一个音符。不知道当你柔美的手指滑过黑白的钢琴键时,你会否注意到我的哀伤?

  为什么风迟迟不来,帮我吹走这迷人的馨香?我只要白色的哀伤,陪我静静的流淌。

  校园的林阴道,绿草坪,休憩亭,我时时寻觅着你的身影。我对着学校的礼堂望穿秋水。我犹如一只溅湿了双翅的蜻蜓,飞过青春的白桦林,不小心沾在了你的指尖。我愿意化成诗的精灵,掠过慕容席的诗行,为你低吟浅唱……

  校园的草坪总是绿了又黄,黄了又绿。仿佛是我昨天的脚步踏黄,又被我今天的脚步催绿。为什么我的行迹如此匆匆?——因为我在寻觅你的身影!

  六月校园的栀子花开得热烈而又芬芳,浓浓的香味不时充斥着我的嗅觉,仿佛,那就是你的味道。

  何炅老师在电视上神情并茂演唱:“栀子花开,SObeautifulsowhite,在这个季节,我们将离开……”我的轮廓划过浅浅的哀伤。校园的栀子花开了,这个季节,我们也将离开。在青春的旋律上,我仍是你最后一个音符,你很快将会忘却。

  校园的栀子花仍静静地绽放,只是少了些许生气,偶尔离别的哀伤会随着花香肆无忌惮的蔓延。离别的剧情将在这个六月上演,只是没有剧本,没有导演,只有主角和配角。剧情里你会是谁的谁,我又能是你的谁?没有剧本,一切未知!我遇见你,没有一句对白,我等待的你在何处的现在?你会不会在这栀子花开得最浪漫的时候离去?那么我对你的期望只能埋藏在这片花海。

  时间如飞鸟悄悄飞走了。我会站在栀子花开的地方,静静吮吸着你的味道。只是时间流走的不仅是期望,留下的也不只是悲伤。

  那一季,栀子花开!

四年级:陈鲲


本文地址:http://m.cha138.com/a_Z2Fkbpid.html

相关作文

最新作文

推荐作文